20.11.16

秋去秋來

曲:熊美玲
詞:林振強
唱:葉蒨文

紅紅黃黃葉兒伴我窗
飄他方的你可有著涼
靜問為何是你使我等待
怎麼要千滴熱淚滴進我夢鄉

又是涼的秋
愁無盡的秋
知否當你遠去後牽掛到倦透

旁人常問何事要等
怎麼可一世不愛別人
自問若忘掉你都算應份
可惜每當葉落便念你更深

背著人心酸
人如願相戀
推搪當世界再沒秋季再算

秋來也秋去
秋風教人掉眼淚
何時才跟你可重聚

秋來也秋去
要到幾多歲
方信你與我早早告吹

秋來也秋去
千千片紅葉跌墜
如完成淒美的程序

秋來也秋去
我似秋空虛
只有信會跟你再共對

1.11.16

茫茫路

曲:顧嘉煇
詞:盧國沾
唱:張德蘭

緣份 似大海飄蕩
誰明白內心有怒濤
時間 洗刷不去往事
有恨怨怎傾訴

緣份 半路中失落
尋求目標我迷途
人未老 只覺心裡困倦
無限痛心煩惱

茫茫路 我望眼盡
難後退 應該點算好
若有他帶著我走
前路會點 不需知道

緣份 半路中失落
尋求目標我迷途
人未老 只覺心裡困倦
無限痛心煩惱

若有他帶著我走
前路會點 不需知道

緣份 半路中失落
尋求目標我迷途
人未老 只覺心裡困倦
無限痛心煩惱

人未老 只覺心裡困倦
無限痛心煩惱

31.10.16

馬灣半日遊

偶然看見挪亞方舟度假酒店有網購10月份平日自助餐券,原價$378,特價$198另正價加一。通常這些所謂「團購」餐券,都要求至少二人同行,這項細則往往令我卻步。這個可沒有限制人數,我想,就趁著生日月的最後一天,吃頓豐盛的,順便去馬灣一遊。



因為不想玩得太疲累,所以決定午後才出發,只參觀免費區域。坐地鐵到達青衣站,轉NR333號巴士,花了個多小時並二十多元車費,享受著沿途陽光普照,放眼是青翠的山、黛綠的水。將近三點鐘,來到珀麗灣沙灘廣場。走到最下層便是酒店入口,自助餐廳在方舟船底,旁邊是馬灣泳灘。青馬大橋彷彿觸手可及。


上:珀麗沙灘廣場
下:方舟酒店入口


青馬大橋日與夜

在沙灘蹓躂一會,從酒店入口旁邊小路轉上去,來到大自然公園,即馬灣公園。根據地圖,公園佔地不少,原來還得拾級上山。先在地面的「意中園」逛,短短一條小街的路程就走完了。



上山的路不難走,只是沒什麼可看,雖然很多指示牌都有講解各種植物花卉,不過除了一些常綠樹木之外,花卉卻少見。可能花期都過了,下次也許應該春夏時節來看。


上左:整個山頭都是這種木樓梯,信步而行,走到哪裡是哪裡
上中:森之谷有路牌,前面有猛獸
上右:果然遇上獅子老虎……的塑像
中左:鳥望台在山頂,居高臨下,清風颯爽,蟲鳴唧唧,鳥語啁啾
中中、中右、下左:景色怡人。忽然腦海浮起一首老歌:「茫茫路,我望眼盡;難後退,應該點算好;若有他帶著我走,前路會點,不需知道」……
下中、下右:彩虹瀑布找了好久找不到,來到山腰乾巴巴的石壁,對面一方橫幅說:「只要有愛,生命中到處有彩虹」


一樹三岔,歷盡枯榮。嫩綠、結子、凋零。她的名字:短穗魚尾葵


萬綠叢中,尚餘幾分顏色

之後參觀芳園書室(古蹟館),由鳥望台直下,到太陽館旁便是。


芳園書室外表簡樸,裡面陳設著數百年前古人使用的農具和日常用品、陶製器皿等。館後一座古窰,裡面有柴,古人就像圖下右的模型示意,趴在放柴的位置,生火燒製陶器。

下午五點多,逛完免費景點,距離晚飯時間還有一小時,手機卻沒電了,不能再拍照。這部手機用了四年,代用電池已是第三塊。我早預計了會這樣,也由得它。回到泳灘,水退了很多,比下午退後了十多尺,幾堆礁石冒出水面。細看方舟背面,通往酒店的廊道上層,發現一對大象和一對長頸鹿正在下船。酒店要5時45分方可進入,百無聊賴,便撿石子玩起你教的打水漂來。玩了十來塊,卒之有一塊漂亮地打出了六、七個漣漪。忽見一尾銀身黑鰭的魚兒,在我面前的淺水處橫著魚身不停打圈,轉了十多廿轉。初時我以為牠是被困淺灘,還在想怎樣救牠,但是越看越覺離奇,牠轉完之後,一個清脆俐落的翻身,便向大海游去。其實牠是不是你派來的魚仙呢?

到了餐廳坐好,面對窗外汀九橋和青馬橋景致,我又想拍照了。我問侍應有沒有辦法幫忙充電?她說沒有,旁邊一桌一對男女聽到,那位女士主動讓男士把他們的「尿袋」和充電線借給我,非常感謝他們,這趟真是出門遇貴人。我不敢用太久,充電50分鐘後,到了40%滿,大致上可以用了,便歸還充電器。所以才有食物照片和青馬夜景照哩!


食物種類多,款式多,主題是和牛、蟹及燕窩,還有室外炭爐燒烤,光波爐焗梳乎里。特色是有的,不過整體味道只屬OK,沒有驚喜,圖片總比現實美好。如果付原價來吃,就不划算了。美景有分加。

飯後步出酒店,吹著柔風的泳灘仍有不少遊人拍照玩耍。我拍了幾張,也是時候打道回府了。有機會再來付費區遊玩吧。

「秋天該很好 你若尚在場
 秋風即使帶涼 亦漂亮
 深秋中的你 填密我夢想
 就像落葉飛 輕敲我窗」
一一《春夏秋冬》,葉良俊曲、林振強詞、張國榮唱

26.10.16

童真

W是個非常難得的朋友。她思想獨特,為人正直真誠,能夠跟她相識,感到共鳴和投契,想想也覺得奇妙。

W的兒子三歲了,是個開心BB,剛開始上學。可能因為他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已經常常聽我和W聊天,這幾年也很親近,我和小小孩兒建立了親厚的感情。昨天他叫媽媽打電話給我,跟我說生日快樂,又要約姨姨出來玩,聽得我心都融化了。

去接放學,小人兒見到W和我,十分雀躍。他問我們為什麼剛才吃茶點的時候,姨姨和媽媽不來?我說,小朋友在學校裡,接放學的大人只能夠在門外等。他好像對我的回答不滿足,又重複問了一次。我和W搞了一會才弄清楚,因為幼稚園每個月為學生搞生日會,家長會帶蛋糕零食進去陪小朋友一起慶祝,原來孩子以為我也像他的同學一樣,只要是生日的人,就可以來課室一起吃茶點,真可愛啊。

每次有哥哥姐姐叔叔姨姨陪他玩,他就不肯睡覺,非要睏到不行才罷。我們玩到他爸爸下班回家,出去吃晚餐時,他就在爸爸肩上睡著了。醒來發現自己在一家陌生的酒樓,一時不慣欲鬧,媽媽給他一顆糖,沒多久就適應。這孩子吃飯不用大人太費心,W教導有方,一直讓他自己吃,日子有功,不管是用手、用叉、用匙羹筷子,都使得不錯,當然有時弄翻弄跌一定有,但我肯定任何人見到他那吃相,都會確認他是吃東西最「企理」的幼兒。還有一點很好笑,他喜歡「埋單」,我們時常讓他拿著錢,由他交給收銀員或侍應,收錢的店員往往都樂開了懷。

飯後我們逛書店,孩子好奇心極盛,看到什麼都愛發問,能向另一人複述你給他的答案。平日他媽媽多數買圖書給他,爸爸比較寵,買玩具較多。他特別喜歡車,雖還未識字,然而看到各種車的圖片、玩具或是實物,總能講出它們的名稱。還有許多天真可愛的語言和舉動,一時也說不完。

W不是怪獸家長,不會灌輸什麼給孩子,只是讓他從生活中自然地感受與學習,在香港算是少見吧,可以預見孩子會快樂地成長。香港很多兒童和青少年,一早失去童真和快樂,活在壓力之中,太可惜太為難他們了,不知何時才會撥亂反正。

10.10.16

雙十之浮想聯翩

中華民國成立105週年。流亡政府在台灣,統治了67年,已經歷第三次選舉執政政府的政黨輪替,是地球上唯一真正的民主中國。

中華民國不等如台灣,當年國共內戰,國民黨退走,佔據台澎金馬偏安一隅,對台灣原住民曾施加暴政和鎮壓。而今民進黨以中華民國名義執政,但是中華民國憲法界定的國家是包括共匪竊據的中國大陸的土地,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處於這種尷尬曖昧的情勢,互相既不能否認也不能承認,對華夏子民來說,並不是一個舒服安定的狀態。

台灣和香港在現實政治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主要是同樣受制於中共匪國,也受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遙控。香港人比台灣人輸蝕的是政治教育失敗,枉我們在英國治下百多年,大部分人不是政治冷感,就是被一班流氓政棍欺騙,單看上月的立法會選舉結果,即使撇除共匪和賣港賊聯手操縱的因素,也夠令人失望。香港人傻豬豬,不揀修憲自治,居然還有不少人覺得挺滿意,真是死到臨頭依舊醉生夢死,隔江猶唱後庭花。

我不喜歡、也不熱衷政治。我只是察覺到危險,關乎香港的存亡,才開始認真了解、思考這件事。近年興起的香港政治論述,只有陳雲的《香港城邦論》系列最為完整可行,從歷史、文化、經濟、社會各方面條分縷析,能說到骨節眼上,亦點出香港在國際大局中生存之道。陳雲這個人,也許頗惹爭議,我不認識其人,故無主觀喜惡,而客觀看待他的言論,一般有點智力並且思路清晰者,應看得出他學問既好、立意也仁善。

香港今日的處境,因被出賣而致。前前宗主國清國,將香港島及九龍半島永久割讓予前宗主英國,後來將界址拓展至新界,租借地直抵深圳河以南,遂有限期99年,即1997年到期。清國滅亡後,繼任國中華民國(即現代中國),執政者國民黨二戰後於內戰敗給共產黨,其「中國」的國際身份,遭中華人民共和國(即新中國)搶走,而被迫邊緣化。七十年代,英國要為香港前途問題與中國談判,清國已亡,要續租也好,重新立約也好,歸還也好,都應該找正確的繼任國,以及尊重香港人的意願。可是過程卻大大的出錯了。

一錯:清國的繼任者是誰?現況是在清國主要國土領域上執政的是中共國,國際上也承認牠是「中國」。可是歷史上直接繼任的是中華民國(包括領土和取代前任政權之「合法性」),她並未滅亡,只是疆土範圍有變。中共國只是繼承中華民國部分領土而已,並無直接繼承大清帝國的領土或政權。而且當年大清割讓港島及九龍半島予英國的《南京條約》及《北京條約》文件正本仍存於台灣故宮博物院,屬中華民國政府所有。何以英國一直與中共國商談香港前途?而香港人一直被誤導以為香港應屬中共國?

二錯:七十年代,香港和澳門何以被聯合國剔除於殖民地名單之外?這是當時搶了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席位的中共國幹的好事。本來二戰後世上的殖民地都獲得自決前途的權利,由當地人民決定去留,獨立還是回歸。比如馬來亞、印度選擇獨立(其後再分別分裂成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印度和巴基斯坦);直布羅陀拒絕「回歸」西班牙,現為英國海外領土。何以香港至今仍然身不由己,沒有選擇的權利?

香港「回歸」中共國是超錯,香港自古以來從未曾屬於過一個叫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我們被出賣了,這件慘事如今已經變成既定的事實。我們被中共國殖民,被欺凌肆虐,被downgrade,庫房被偷光搶光,慘過被英國殖民多多聲。

台灣也是一樣,台灣人從未被中共國統治過一天;如果台灣人願意承認中華民國政府,那麼中華民國即台灣,就是獨立的國家,而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民國必須修改憲法。如果中華民國的執政者不敢搞獨立運動,或台灣人未有共識,那麼台灣就不等於中華民國。事實上,新世代的台灣人,不少都既不認同中華民國,更不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他們心目中的台獨,是現況的台灣領土上住著的台灣人,成立自己的台灣國。

我也希望香港如此。每遲一日,就多150個中共國新殖民。殺人放火施君龍,呃神騙鬼肖友懷,我不想這些人成為香港人,但是我們冇得揀。建國越遲,香港越折墮。

中共國已呈敗象,支爆不可能掩飾太久,滅亡不遠了。不知道這是否最後機會,挽救華夏民族。不,不是為了匪國匪民,是為了香港,為了自己。中共國死得慘烈,香港定會陪葬,我不想你死,因為我不想陪你死。現階段發展下去,若然中共國敗亡,共產黨瓦解,如能使中國大政奉還於中華民國(或須美國介入),先穩定中國大陸的亂局,再由中、港、台、澳兩岸四地自決前途,獨立建國;大中華地區不必追求統一,因為各地的制度、貨幣、經濟、政治、生活習慣、語言文字、文化、思想價值都差異甚多,甚至中國各區各省都可以分開管治,尤其是新疆、西藏,至乎雲貴、兩廣、內蒙、東北,風俗各異,氣候不同;故不妨將中國領土分為數個邦國或自治州,各自建立民主體制,彼此則結成邦聯,最後中華民國政府轉化為邦聯政府,彷彿亞洲版歐盟或美利堅合眾國,既獨立自治,又互為支援,或許是一種稍為理想的結局。

21.9.16

此刻你在何處

今天帶了薑花和太陽菊去看你。希望你喜歡。

最近偶然看了一些關於平行宇宙和五度空間的文章,算是神秘學的範圍吧……其實也是科學的想像。如果你去了某個平行宇宙,正跟那個世界的我在一起,可有多好。又或者你現在身處第五度空間,時空穿梭來去自如,那麼雖然我看不見觸不到你,你卻是能夠看到我的,那也不錯。不過你要多些讓自己開心,不要因為我不爭氣而跳腳,或者老是笑我傻。

16.9.16

平淡是福

昨天是中秋。一年之中我最喜歡的節日。早幾日天氣預告會打風,結果沒有,還艷陽高照。

上午上班,接待到來參觀的傷健人士和義工。之後約了一位快調職的好同事午膳。在路上邊走邊談時,沒留神踩著些滑溜的東西,覺得不妥,原來是糞便,不曉得是人是畜的,髒死了。腳上是寶愛的鞋子。

換了是數年前的我,必定氣炸了。可是現在的我一點都不動氣,絲毫沒影響心情。我發覺自己EQ很高。

移到一旁盡量抹掉髒物,和同事繼續談笑著往吃飯。愉快的一小時過去。特地再送同事回公司,到傷殘人士洗手間,把鞋子脫下來,用抹手紙沾梘液仔細清洗鞋底。

然後出去買冰皮月餅,如常回父母家做節。媽媽說起跟爸爸多次吵架,內容還是那些放不下的陳年舊事。我將上半天的經歷告訴媽媽,跟她談佛學道理,講心念、因果、輪迴。今次她好像比以前聽得入耳。

稍後二姪女先來了,又跟她聊天。晚一點是大哥大嫂和姪兒、三哥三嫂和小姪女,最後是大姪女。看到姪兒姪女都長大不少,姪兒快大學畢業,暑假時花了40天遊歷歐亞,兩個大姪女已是大專生,小姪女也中五了。感覺時光飛逝,自己亦老之將至。

吃過美味的家常晚飯、水果和月餅,大家聊得差不多了,大姪女另有節目,先行告退。不久各人都陸續回家了。

我回到家裡已過午夜,屋苑內的公園仍然十分熱鬧。天上看不到月亮,也許時間位置不對。實在疲累,很快就入睡了。

今年的中秋雖然過得很平淡,但溫暖感滿滿的。平淡是福。

13.8.16

開心

今晚很開心見到慧瑩和雷娃、羊爸和羊媽,我們約了一起去唱K,歌王歌后濟濟一堂。

慧瑩和雷娃帶了不少零食,還送我們韓國紫菜;羊媽請大家吃好好味的魚乾。我則毫無貢獻 >_<

希望好快下次再出來一起玩。

24.7.16

嗱喳招

共匪為阻止先進政治理念的人參選立法會,無所不用其極。

中共國殖民香港的手段已經越來越不堪,香港人再不清醒起來,保護自己的親人及身家性命財產,必定後悔莫及。

27.6.16

一場火災,看香港管治失效

首先,感謝消防員的努力,九龍灣迷你倉大火終於撲滅。祝願仍留院的人員早日康復,並向兩位殉職人員致以最崇高敬意。

香港消防員是專業的,可以十分肯定,過去港英時期留下的一套訓練方式,主權移交後,並沒有大改動。不過關於裝備有否隨年提升,保持在國際前列?前線人員的待遇、工作環境和指引有否改善?暫且疑中留情。但是,香港社會領導階層的水平,比港英年代大大倒退,將好好的一個國際大都會、東方之珠、第一世界城市,硬生生退回第三世界,則毋庸置疑。

這從何說起?從這場火災看來,在在揭露我們的香港,的確已被玩完。

這場火很難救,第一是迷你倉內部間隔極密,通道極窄,儲存物品五花八門,大部分都易燃,卻不知有無可能引致爆炸的,例如壓縮氣體、電池一類非危險品,和其他危險品。第二是舊式工廈沒有灑水系統。換言之,火場裡有極多可燃物料,而且每一格倉內及倉外空間困著的空氣(氧),都有助火勢蔓延,各個火頭困在迷宮裡不能直接被淋熄,只能在大廈外灑水降溫。是以足足燒了幾日幾夜。加上隨著火燒得越久,大廈結構越脆弱,更增倒塌危機,若然造成附近民居商舖人命和財產損失,就不堪設想了。

然而上天還算眷顧香港。戕害香港的,是人禍。

其一,是工廈使用的問題。自九十年代工業北移,大量工廈丟空,這二十多年來,政府從來沒有好好規劃、處理工廈的使用問題。民間智慧發展出來的迷你倉、劏房、辦公桌公司、文化藝術場地、上樓餐廳等等,百花齊放,本來都是很好的構思,容或有違規之嫌,在政府方面,就應該將這些民間經濟活動納入體制中,檢視工廈的老舊情況,研究如何改裝、增修消防設備,逐步使這些經濟活動變得合法和安全。可是,特首也換了三個了,各部門明知有潛在問題,卻無人去碰這燙手山芋,總之一日未出事,一日唔關我事。

其二,是救災的態度。著火的工廈,四周是密麻麻的民居,幾個私人屋苑和公共屋村環繞。火場燒出來的煙,嚴重污染空氣。政府高層應該在第一天便封鎖災區,除救災車輛及人員以外不得進入,只容許少量記者傳媒可逗留在指定安全位置,地鐵也不停站,同時呼籲附近居民疏散,有能力撤離的就自行撤離,並開放庇護中心、渡假村等供暫住。災區居民如沒法上班、上學,必須通知學校和公司,學校和公司也不可處以缺席曠工之處分。如此,讓消防部門無後顧之憂,以謹慎的策略滅火,甚至必要時拆毀大廈,而不必冒險進入火場。對於龜縮不出、卸責、或說什麼災區空氣質素好,嗆喉的毒煙對人體無害之類的特首和高官,我詛咒你們下地獄。

其三,是最令我吃驚的,部分「心懷大愛」的香港人,去送水送飯給消防員。這是什麼一副光景?我以為去災區觀火、拍照、打咭,已經夠反智,可沒想到更有甚者。有什麼地方,會將一件發生中的災難,當作一個景點?怎麼樣的人,會覺得一個國際大都會的消防員,要靠你送水打氣?那儼然是落後地區第三世界的情景了,顯示政府不能管理災難,唯有任由人民亂來。

香港人一向生活幸福,對於災難不免眼淺,哪裡有事,就往哪裡捐錢捐物資,彷彿這樣心裡才好過。消防員當然也會感動的。不過,我不怪普羅大眾,大家不懂,是應該的,各人常識範圍不同。只怪傳媒、社會高層,尤其是官員,沒一個有擔當,帶領普羅大眾,教育市民應有態度,由得這些矯情像病菌般散播,甚至推波助瀾。

要表示心意,捐錢給殉職者遺孀,我不反對。簽弔唁冊、獻花,沒問題。不在災區做的事情,都是可以的。正如我在上文所言,災區應該封鎖,市民不應再前往,第一是為免增加該處的交通負荷,第二是避免你有什麼事的話反而要人救你。這是再也明白不過的。消防員的補給有專門供應,可能他們會埋怨吃不下,但是肯定不會吃壞他們。在高溫的火場出生入死,身體狀況不是一般人能夠理解,我們覺得他們應該可以吃喝什麼,不一定是對的,沒吃錯東西是幸運,如果吃錯什麼,後果承擔不起。若然物資竟然不足夠或者不適合,那絕對是消防部門的失職,更加是社會上層的失職。政府高層或傳媒見到市民這樣熱心,不應不聞不問,更不應大肆表揚,寫那些反智的溫情報導,而是需要站出來,感謝他們的美意,勸他們回家。

當一個社會,上位者無德、無能,不配坐在帶領的位置,在下者不學、失智,這個社會還有什麼前途?主權移交十九年,香港百年基業消磨至此,嗟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