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18

我的金庸小說緣

自小喜歡看書。據母親憶述,在我兩、三歲還未入學的時候,已常拿取哥哥姊姊們的書本,自己坐小矮凳踞在一旁津津有味地翻著。於是媽媽整天車衣幹活不用理我,我也不黏人。

我自己有記憶以來,是已經識字,特別愛看閒雜課外書,小說散文之類。大哥會從圖書館借許多文學作品回來,我趁他不在家時拿來看,十歲不到就巴金魯迅茅盾曹禺錢鍾書沈從文的看了一堆,也不大看得懂,都是囫圇吞棗不求甚解。除了書,就是等爸爸下班帶回家的報紙,《星島》、《華僑》、《成報》、《文匯》什麼都有。

大概七歲吧,某天起爸爸開始帶《明報》回家,此後十多年沒有再轉買另一份。後來才得知是大哥要求爸爸買《明報》的。《明報》成了我的生活必需品,精神食糧。最喜歡副刊,總是第一時間搶先看,如果被人先得手,才退而求其次拿起娛樂版或港聞版,眼尾仍吊著那張不知幾時會被放下的副刊。在那名家雲集的年代,副刊非常精彩,王司馬的牛仔漫畫、倪匡、亦舒、李碧華、黃霑、林燕妮、簡而清、項莊的散文,哈公怪論、王亭之專欄都十分好看,連載小說當然不能錯過。那時不知道寫散文的沙翁即是科幻的衛斯理,也不曉得梅峯原來又是衣莎貝即亦舒,更沒聽過查良鏞是誰,當時金庸早已封筆(不再寫小說),即使雜文作者偶爾在專欄裡提及他們的「老闆」,我也沒注意。

數年後一個暑假,大哥拿著一套四本從學校借的《神鵰俠侶》,遞了給我。我翻開來看,一發不可收拾,飯也匆匆吃,覺也不願睡,幾天時間看完,驚為天人。雖然我並不太喜歡楊過和小龍女這對主角(我反而喜歡許多人罵的中年黃蓉),但書的確是好書,文筆樸實流麗,情節跌宕起伏,人物形象鮮明。就這樣整個暑假,以至暑假完結開課,我一有空就去圖書館找金庸小說,一套一套的看起來。圖書館經常某套中間缺一冊,另一套沒有開頭,也顧不得了,就顛三倒四地看,自己用腦袋將兜亂的情節重整理順。就這樣一頭栽進去,那聰明絕頂的黃蓉、戇直的郭靖、仁心大愛的張無忌、倔強自憐的青青、堅忍的霍青桐、軟弱的陳家洛、悲劇英雄蕭峰、佻皮溫柔的阿朱、爽快大氣的胡一刀,痴情的程靈素、寃屈的狄雲、惆悵的李文秀、落拓瀟灑的令狐沖、外剛內柔的盈盈、小滑頭韋小寶創造奇蹟……一個個活靈活現,與我同悲同喜,讓我為他們的遭遇嘆息和歡欣。

後來我聰明了點,花幾塊錢登記預約,大半年過去,終於將三十六本十五部小說全部看完。沒有好好順序看的幾套,都重頭再看一次。其間我在圖書館發現了一些評論金庸小說的書,例如楊興安、吳靄儀、倪匡寫的,都一併看完,對金庸小說了解多點,原來那些一套一套厚厚的四、五冊是重新修訂在八十年代明河社出版的版本,這些小說的前身是在報紙連載,內容有點不同。還有關於查良鏞的生平、怎樣開始寫小說、怎樣開始辦報,以前在報上讀過一些社評和新聞稿原來出自他的手筆,都有了些許認識。

看過金庸的武俠之後,我也涉獵其他人的作品,較有名的梁羽生、古龍,大部份都看了,還有溫瑞安、諸葛青雲、臥龍生、黃鷹、倪匡、黃易等,當中都有佳作,可是始終覺得不能如金庸作品般深得我心。金庸小說,即使重讀多遍,還是一樣興味盎然,痛快淋漓。直至隔數年後迷上《紅樓夢》,這股熱情才稍為消減。

出來工作之後,買下金庸全套明河版,間中抽出一本讀讀,仍然其樂無窮,令人捨不得放下。近年比較少看與工作無關的書,不過金庸小說在我心中地位始終不改。2000年代時,金庸80多歲,再次修訂作品,我照樣買了全套,卻一次都未看全。他說很多人不接受新修版的改動,因為二版流傳得久,而很多事情要到年紀大些才懂。我暫時未知道,或者我再老一點的時候看,就會明白。

31.10.18

金庸逝世

金庸先生昨日下午病逝,享年94歲。

我是小說迷,金庸作品是小時候一讀就喜歡上的,一本接一本,從圖書館借來,廢寢忘餐地追看,為我少年時代帶來莫名的快樂。雖然也看其他書,都總沒有這麼入心,看完整套36部,又重頭再看。

當代香港作家之中,金庸先生堪稱泰山北斗,毋庸置疑。

29.10.18

好朋友安排神秘生日節目

剛過去的週末,應W一家之約再去澳門,他們說安排了一個生日節目給我。我們星期六下午坐船前往氹仔,到酒店check in放下行李,W的先生就出去了,傍晚6時半左右才通知W帶我和孩子去會合,原來他們請我一起看「水舞間」大型匯演。

匆匆吃過簡單晚飯,我們就進場,準時8點匯演開始。我們坐的是最邊角的C區,近佈景的位置。「水舞間」是一齣水陸空舞蹈劇,講述一個小漁夫穿越時空到了一個魔法國度,介入了公主被她的繼母陷害奪權的事變裡。整個演出非常精彩,舞台有很多機關和效果,變化多端;演員的表演既唯美、也極高難度,劇情亦無冷場,真是目不暇給。

感謝好朋友花這麼多心思,送給我這個難忘的生日節目。

25.10.18

過生日及近況

上午11時許,吃個late breakfast,然後去銀行辦點事。那客戶經理約我12點,自己卻跑開了吃飯未返,不守時。

1點多,走了約莫一個地鐵站,去另一處辦理換信用卡,順便逛商場。天氣很晴朗,太陽曬著有點熱,間中吹來陣陣涼風好舒服。逛到3點多,買了些日用的東西,想起要添置一個旅行用的拖轆背囊,這邊卻找不到,而往回走兩個站的某店則有很多選擇,於是又步行過去。

左挑右揀,卒之順利買到合意的背囊。之後到餅店用餅咭換了幾件西餅,就當是生日蛋糕吧。因為蛋糕會融,不宜在外逗留太久,於是回家,大概也是一個地鐵站的路程。


山竹已消散數星期,道上仍然堆滿枯枝敗葉,行人路人行不了,都走到單車徑上。

回到家5點多,稍微安頓,吃蛋糕,寫blog,天漸漸黑了。沒料到今年生日的主要活動是行路。晚上不會再出去,打算在家彈琴彈結他、寫歌譜。


左起:藍莓慕絲Deluxe、朱古力goodbye cake、芒果戚風卷、鬆脆拿破崙。我一口氣吃掉三件!

最後更新一下近況。這幾個月有硏究項目做,要頻密地上班。另外我和兩組朋友夾歌也很費時間。

上星期初去了惠州三日,在其中一位朋友駐唱的酒吧食肆「踩場」,「表演」了兩晚,第三日原本想四處觀光,可惜下雨了⋯⋯稍後我們還會再上去玩玩。

另一組則維持每月一聚會,故亦經常練歌。其中一首歌有七個人參與,包括結他、主唱、和音、木箱鼓,七人之中恰巧有三個是十月生日,所以在月初已經慶祝過一次了。



工作方面,這次合約時數和時薪都增加了,即是我的收入增加了,雖然只是區區小數,也是一件開心事。而且工作內容很豐富,也是我喜歡研究的題材,每當想到有人給我錢讓我盡情看書看電影,又不用處理人事行政,就覺得挺幸福的。

跟W也常見面。四月的時候,她想開始讓兒子學樂器,我自薦當啟蒙。孩子喜歡結他,但他的手太小,我覺得未適合學,反而應該先教曉W,將來囝囝學習時,她便有能力日常指導及陪練。我們坐言起行,一起去買結他和配件,她興緻勃勃地學起來。孩子也爭著想玩,見他極有興趣,我提議先教他ukulele,作為學結他的「先導計劃」。我從基本的知識如音階、數拍子、彈兒歌、彈和弦等教起,孩子的音樂天份不錯,那陣子我比較空閒,有時間幫他打下堅實基礎。後來他去上琴行的班,我也陪他練習並補充解說老師教過的東西。現在學了半年,已彈得有板有眼,W的結他也練得似模似樣了。這是另一件令我開心和滿足的事。

殘夢

曲:黎小田
詞:盧國沾
唱:關正傑

遠時像遠山霧迷濛
千里霧飄送
如若地心可相通
會明白愛意濃

有時望見卿你露愁容
使我亦感傷痛
如若互相傾心聲
會感到一切輕鬆

濃情蜜意隱藏心中
願你有天必然猜中
人站到千里外
你可感到風吹葦草動

遠時像遠山霧迷濛
千里霧飄送
如若夢境不相通
我枉有熱情夢

誰在夜深苦追憶
眷戀半段殘夢

24.10.18

記憶突襲

當年,大概是這日子,我如常下班後會合你一起晚飯,在約好的快餐店買了食物等你。良久你才出現,你很少遲到,見你面色不妥,你說身體不適,吃了幾口就吃不下,匆匆回家休息。沒過幾天你就突然入院,然後發現了腫瘤⋯⋯

記憶很難捉摸,往往在人冷不提防時突襲。原來已經十年了。

23.9.18

校長再見

今天是秋分,農曆八月十四;明天中秋正日,本該是團圓時節。晚上看新聞,得悉高錕校長辭世,許多回憶又再泛上心頭。

永遠懷念高錕校長。祝願師母一切安好。

《校長》

13.9.18

臥虎藏龍

今天下午打開檯頭萬字夾盒,發現一隻可愛馴鹿:



不知是哪位同事的好手藝,厲害啊!

2.9.18

一生所愛

曲:盧冠廷
詞:唐書琛
唱:盧冠廷

從前現在過去了再不來
紅紅落葉長埋塵土內
開始終結總是沒變改
天邊的你飄泊白雲外

苦海翻起愛恨
在世間難逃避命運
相親竟不可接近
或我應該相信是緣份

情人別後永遠再不來(消散的情緣)
無言獨坐放眼塵世岸(願來日再續)
鮮花雖會凋謝(只願)但會再開(為你)
一生所愛隱約(守候)在白雲外(期待)

31.8.18

羊家飯局

上星期叨擾了羊爸爸和羊媽媽一頓豐富晚飯,還有慧瑩雷娃買來紀念十周年友誼的朱古力慕絲蛋糕。

詳情請閱慧瑩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