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16

此刻你在何處

今天帶了薑花和太陽菊去看你。希望你喜歡。

最近偶然看了一些關於平行宇宙和五度空間的文章,算是神秘學的範圍吧……其實也是科學的想像。如果你去了某個平行宇宙,正跟那個世界的我在一起,可有多好。又或者你現在身處第五度空間,時空穿梭來去自如,那麼雖然我看不見觸不到你,你卻是能夠看到我的,那也不錯。不過你要多些讓自己開心,不要因為我不爭氣而跳腳,或者老是笑我傻。

16.9.16

平淡是福

昨天是中秋。一年之中我最喜歡的節日。早幾日天氣預告會打風,結果沒有,還艷陽高照。

上午上班,接待到來參觀的傷健人士和義工。之後約了一位快調職的好同事午膳。在路上邊走邊談時,沒留神踩著些滑溜的東西,覺得不妥,原來是糞便,不曉得是人是畜的,髒死了。腳上是寶愛的鞋子。

換了是數年前的我,必定氣炸了。可是現在的我一點都不動氣,絲毫沒影響心情。我發覺自己EQ很高。

移到一旁盡量抹掉髒物,和同事繼續談笑著往吃飯。愉快的一小時過去。特地再送同事回公司,到傷殘人士洗手間,把鞋子脫下來,用抹手紙沾梘液仔細清洗鞋底。

然後出去買冰皮月餅,如常回父母家做節。媽媽說起跟爸爸多次吵架,內容還是那些放不下的陳年舊事。我將上半天的經歷告訴媽媽,跟她談佛學道理,講心念、因果、輪迴。今次她好像比以前聽得入耳。

稍後二姪女先來了,又跟她聊天。晚一點是大哥大嫂和姪兒、三哥三嫂和小姪女,最後是大姪女。看到姪兒姪女都長大不少,姪兒快大學畢業,暑假時花了40天遊歷歐亞,兩個大姪女已是大專生,小姪女也中五了。感覺時光飛逝,自己亦老之將至。

吃過美味的家常晚飯、水果和月餅,大家聊得差不多了,大姪女另有節目,先行告退。不久各人都陸續回家了。

我回到家裡已過午夜,屋苑內的公園仍然十分熱鬧。天上看不到月亮,也許時間位置不對。實在疲累,很快就入睡了。

今年的中秋雖然過得很平淡,但溫暖感滿滿的。平淡是福。

13.8.16

開心

今晚很開心見到慧瑩和雷娃、羊爸和羊媽,我們約了一起去唱K,歌王歌后濟濟一堂。

慧瑩和雷娃帶了不少零食,還送我們韓國紫菜;羊媽請大家吃好好味的魚乾。我則毫無貢獻 >_<

希望好快下次再出來一起玩。

24.7.16

嗱喳招

共匪為阻止先進政治理念的人參選立法會,無所不用其極。

中共國殖民香港的手段已經越來越不堪,香港人再不清醒起來,保護自己的親人及身家性命財產,必定後悔莫及。

27.6.16

一場火災,看香港管治失效

首先,感謝消防員的努力,九龍灣迷你倉大火終於撲滅。祝願仍留院的人員早日康復,並向兩位殉職人員致以最崇高敬意。

香港消防員是專業的,可以十分肯定,過去港英時期留下的一套訓練方式,主權移交後,並沒有大改動。不過關於裝備有否隨年提升,保持在國際前列?前線人員的待遇、工作環境和指引有否改善?暫且疑中留情。但是,香港社會領導階層的水平,比港英年代大大倒退,將好好的一個國際大都會、東方之珠、第一世界城市,硬生生退回第三世界,則毋庸置疑。

這從何說起?從這場火災看來,在在揭露我們的香港,的確已被玩完。

這場火很難救,第一是迷你倉內部間隔極密,通道極窄,儲存物品五花八門,大部分都易燃,卻不知有無可能引致爆炸的,例如壓縮氣體、電池一類非危險品,和其他危險品。第二是舊式工廈沒有灑水系統。換言之,火場裡有極多可燃物料,而且每一格倉內及倉外空間困著的空氣(氧),都有助火勢蔓延,各個火頭困在迷宮裡不能直接被淋熄,只能在大廈外灑水降溫。是以足足燒了幾日幾夜。加上隨著火燒得越久,大廈結構越脆弱,更增倒塌危機,若然造成附近民居商舖人命和財產損失,就不堪設想了。

然而上天還算眷顧香港。戕害香港的,是人禍。

其一,是工廈使用的問題。自九十年代工業北移,大量工廈丟空,這二十多年來,政府從來沒有好好規劃、處理工廈的使用問題。民間智慧發展出來的迷你倉、劏房、辦公桌公司、文化藝術場地、上樓餐廳等等,百花齊放,本來都是很好的構思,容或有違規之嫌,在政府方面,就應該將這些民間經濟活動納入體制中,檢視工廈的老舊情況,研究如何改裝、增修消防設備,逐步使這些經濟活動變得合法和安全。可是,特首也換了三個了,各部門明知有潛在問題,卻無人去碰這燙手山芋,總之一日未出事,一日唔關我事。

其二,是救災的態度。著火的工廈,四周是密麻麻的民居,幾個私人屋苑和公共屋村環繞。火場燒出來的煙,嚴重污染空氣。政府高層應該在第一天便封鎖災區,除救災車輛及人員以外不得進入,只容許少量記者傳媒可逗留在指定安全位置,地鐵也不停站,同時呼籲附近居民疏散,有能力撤離的就自行撤離,並開放庇護中心、渡假村等供暫住。災區居民如沒法上班、上學,必須通知學校和公司,學校和公司也不可處以缺席曠工之處分。如此,讓消防部門無後顧之憂,以謹慎的策略滅火,甚至必要時拆毀大廈,而不必冒險進入火場。對於龜縮不出、卸責、或說什麼災區空氣質素好,嗆喉的毒煙對人體無害之類的特首和高官,我詛咒你們下地獄。

其三,是最令我吃驚的,部分「心懷大愛」的香港人,去送水送飯給消防員。這是什麼一副光景?我以為去災區觀火、拍照、打咭,已經夠反智,可沒想到更有甚者。有什麼地方,會將一件發生中的災難,當作一個景點?怎麼樣的人,會覺得一個國際大都會的消防員,要靠你送水打氣?那儼然是落後地區第三世界的情景了,顯示政府不能管理災難,唯有任由人民亂來。

香港人一向生活幸福,對於災難不免眼淺,哪裡有事,就往哪裡捐錢捐物資,彷彿這樣心裡才好過。消防員當然也會感動的。不過,我不怪普羅大眾,大家不懂,是應該的,各人常識範圍不同。只怪傳媒、社會高層,尤其是官員,沒一個有擔當,帶領普羅大眾,教育市民應有態度,由得這些矯情像病菌般散播,甚至推波助瀾。

要表示心意,捐錢給殉職者遺孀,我不反對。簽弔唁冊、獻花,沒問題。不在災區做的事情,都是可以的。正如我在上文所言,災區應該封鎖,市民不應再前往,第一是為免增加該處的交通負荷,第二是避免你有什麼事的話反而要人救你。這是再也明白不過的。消防員的補給有專門供應,可能他們會埋怨吃不下,但是肯定不會吃壞他們。在高溫的火場出生入死,身體狀況不是一般人能夠理解,我們覺得他們應該可以吃喝什麼,不一定是對的,沒吃錯東西是幸運,如果吃錯什麼,後果承擔不起。若然物資竟然不足夠或者不適合,那絕對是消防部門的失職,更加是社會上層的失職。政府高層或傳媒見到市民這樣熱心,不應不聞不問,更不應大肆表揚,寫那些反智的溫情報導,而是需要站出來,感謝他們的美意,勸他們回家。

當一個社會,上位者無德、無能,不配坐在帶領的位置,在下者不學、失智,這個社會還有什麼前途?主權移交十九年,香港百年基業消磨至此,嗟乎!

23.6.16

迷你倉大火

已經燒了五十多小時,仍未救熄,火場狀況非常嚴峻,已有兩位消防員殉職。

令人心焦。

願天佑香港。

25.5.16

支已爆

每逢中國發生不利國情的壞事,牠的領導人最害怕讓大眾知道。

比如支爆(中國經濟大崩潰)已經發生了。牠們左遮右掩,十個煲一個蓋,扮冇事,讓領導人先走。好像十三年前的沙士疫情,因為張德江一件奸佞,怕影響中國經濟而隱瞞事實,結果導致香港299名市民無辜喪命。

而今支那已爆煲,香港人卻仿若不聞,也是中共重施故技,不准透露消息。國際間已為支爆採取應對行動了。

中共倒台在即,人民先受苦。香港會被連累,中國人會來香港掠奪。大家自求多福吧,亂世時期,小心保護自己和家人。

21.5.16

身外情

曲:梁基爵@人山人海
詞:林夕
唱:黃耀明

帶走傷感 帶不走哭得轉紅了的燈
記憶隨身 延續欠你的戲份
帶走開心 卻帶不走拖手時的體溫
微暖質感 留在臉上還未吻

給一分鐘我靜靜回味 將一生一世翻天覆地
明日已被今天處死 淚存在原為反映天理
這一分鐘我站在何地 怎麼竟跟你活在一起
緣是鏡中花 留在鏡中死
原諒我不記得忘記

帶走身影 帶不走裝飾你瞳孔的星
放手無聲 沉默也等於約定
帶走心境 卻帶不走分手時的風景
雲過天青 忘掉我們曾盡興

給一分鐘我靜靜回味 將一生一世翻天覆地
明日已被今天處死 淚存在原為反映天理
這一分鐘我站在何地 怎麼竟跟你活在一起
緣是鏡中花 留在鏡中死
原諒我不記得忘記

當這一雙腳慢慢離地 拈不走一瞬羨慕妒忌
誰又記得起 誰被我歡喜
延續到下一世的你

誰又帶得走 一塊紀念碑
心中掛著什麼行李

24.4.16

港獨

以前沒有人講港獨的時候,講得最多的,是中國的官員,帶恐嚇口吻地唬人。

近日政治氣候變化急速,日日新鮮。最令人鼓舞的是光譜拓闊。港獨原本就不應是禁忌,言論自由亦是天賦人權。一個國家若是講下講下就會散,那是你自己脆弱,快面壁檢討去,無謂獻世。

香港本來就是獨立於中國以外的,巴拿馬文件說明了很多。現在只不過將事實講出來。但是中國愛面子,這「正名」一步,極是不易;又有許多賣港賊歪理連篇,期期以為不可。不過大勢所趨,擋得一時,也終究敵不過時代的巨輪。

建國近了,悔改已經遲了。

13.4.16

生日快樂

你好嗎?

祝福你,開開心心,諸事順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