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17

過中秋

今年比較特別,我們一家在十六中午才做節,在父母家附近的酒樓飲茶食點心。之後回家吃水果、月餅,聊天。

小時候中秋晚賞月有芋仔、菱角,已經多年不見。幸好杮子、葡萄、柚子還在。我買了韓國月餅,因為精美造型太吸引我了,但是味道原來只是一般,像日式果子、麻糬之類,而皮比較厚,餡主要是不同甜度的豆蓉。



湊巧家傭中介公司來電,著我們去見見兩個印尼女傭候選人,都是舊合約將滿,待找新東家的。上一個本來我們都很滿意,不過她父親催促她回鄉結婚生孩子,就沒有續約,臨走前還依依不捨。沒有家傭之後父母日常生活有點吃力,所以我們需要再物色。今次見的兩個都還好,我們選定其中一個,讓中介公司幫我們接洽,希望一切順利。

據說今年中秋月亮最圓的時份是今晚凌晨(農曆八月十七)2點多,所以選今天和家人團聚亦甚應景。

在另一個維度時空的你,也會看見一年之中最圓最大的月亮吧?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28.9.17

香港文化博物館半日遊

昨天因為去沙田,就近也去文化博物館逛逛。剛好有導賞團,遂參觀了「八代帝居」展覽。

展覽的副題是「故宮養心殿文物展」,是由於中國北京故宮裝修,反正要安置宮內藏品,所以順便將部份文物運送來香港展覽。場館設計模仿紫禁城養心殿格局,正中部份為「正殿明間」,左右分別為東、西暖閣。外圍則以展櫃擺放皇帝日常用品器物、供奉的佛像及大內收藏之書畫等。

故宮養心殿是自雍正至宣統共八位皇帝的居所及工作地點,位於紫禁城中軸線偏西,南牆後設軍機處,是滿清帝國之政治重地。後進有「仙樓佛堂」,是皇帝禮佛之所,信奉的是藏傳佛教中的黃教。另有「皇家造辦處」為皇室成員製造各種碗筷鍋盤、珍玩、裝飾等。


橫排上圖:正殿,早朝與群臣議政處。中間匾額雍正親題「中正仁和」,也是他的治國理念。角落養心殿匾為場地佈景。
中排左圖:西暖閣,皇帝休息、閲讀、寫字處。雍正題「勤政親賢」,左右對聯「惟以一人治天下」、「豈為天下奉一人」,能夠做到的話,就是大賢大聖君主了。
中排右圖:東暖閣,皇帝省親、見客、太后垂簾聽政處。
下排小圖左:西暖閣內進小室,名「三希堂」,設炕床、炕桌,是乾隆最愛的私人小天地。
下排小圖右:西暖閣入三希堂通道上的牆畫,參考西洋畫「透視法」繪製。


直排左起上圖:金甌永固杯,是皇帝每年元旦舉行開筆儀式時專用的酒杯,有「大清疆土永固」之意。
直排左起下圖:玉筆、墨硯。與金甌永固杯同為東暖閣藏品。
直排中起上圖:藏於三希堂之印章,展櫃下層有鏡反照印章的刻字。
直排中起中及下圖:皇帝的象棋和圍棋,皆以白玉及碧玉製造。
直排右起上圖:美容用品之臉頰按摩器,稱為「太平車」,白玉製。
直排右起中圖:左右為鶴形燭台一對,中間為西洋貢品之時鐘帽架一對。
直排右起下圖:三希堂乾隆心愛的半壁瓶。

看完展覽,拿一張場刊,玩蓋印。



此外,文化博物館有我最喜歡的常設「金庸館」,身為金庸迷當然不會錯過。其實三月初我已經來過了,所以今次只是略略一看,沒有拍照,並且發現有些展品更換了。

27.9.17

褪色的藍花

今天買了七彩鮮艷的花給你,都是小朵的太陽菊、雛菊之屬,拼起來看得人心曠神怡。

可是當我插瓶時沾到水,藍色黃邊瓣兒那一束有點甩色,以致我雙手也染到兩抹彩藍。原來是染色花。

有些美麗未必是真的。所以「真、善、美」,「真」排第一。

24.9.17

手機壞了

早兩日和慧瑩一樣,我們相同型號的手機一起壞了(慧瑩的網誌文章:《手機壞了+生日party》)。今天取回修理好的手機,少不免一番折騰,花了個多小時才將所有設定弄回原狀,並將日常使用的應用程式下載齊全。

可是這個過程令我很不安。現代人已經離不開網絡和通訊科技了,我們的確享受著無比方便,以致無法不倚賴它,然而付出的卻是大量個人資料及私隱。我在這方面一向十分謹慎,但是smart phone真的很smart,即使我沒有主動透露給它的事情,它還是從我的生活習慣中知道了。

我們都回不去了。離群隱居也沒有用了。仔細想想,其實挺可怕的。

9.9.17

做人愛自由

曲:顧嘉煇
詞:黃霑
唱:鄭少秋

天空海闊人開朗 胸襟寬曠情意長
清風令我心醉 大海添我樂暢
塵俗氣 沾不上 優悠歲月長

不憂衣食呢不管世間事
天生做人愛自由 心呢歡暢

春郊秋嶺萬方闖 山青水秀人舒暢
星燈耀我方向 月影邀我往
憑傲氣 沖宵漢 英雄心膽壯

登高一嘯萬聲千響相和
肝膽相照愛自由 心呢相向

星燈耀我方向 月影邀我往
憑傲氣 沖宵漢 英雄心膽壯

登高一嘯萬聲千響相和
肝膽相照愛自由 心呢相向

絕世閒人

曲:鄧文傑
詞:許少榮
唱:鄭少秋

不貪加官 再封爵位
並未見有所作為
閒人或許總給看低
沒與你爭輝 處事深不見底

莫笑我 我鬥心不再
閒著似我 方可發現愛
如沒有天賜休閒
誰又會知怎放開

你莫羡慕被御用
也許最後是場夢
沒有貪威想領功
妄想跨鳳又乘龍

若自負天聰顯威風
也許最後被愚弄
智者方想得通

22.8.17

風雲變色

方才還有陽光,忽然風雲變色,下起雨來,四點不到,卻暗晦得像六、七點。

酷熱了多日,也好,打打風,洗一洗鬱悶。

股市已收,還在營營役役的人們,趕快回家吧,小心安全。

21.8.17

小病

早陣子連續病了兩次,對我來說是罕有的事。第一次是五月底六月初,第二次是七月,恰巧都是有part time project要返公司工作的日子,不知是巧合還是有關係的呢?

第一次病情只是比較輕微的咳嗽和喉嚨痛,多喝水和多睡覺,過幾天便差不多好了。第二次卻病了數星期,初時還道照舊休息幾日就好,誰料及後開始發燒,咳嗽嚴重,睡著也會咳醒、咳到嘔,呼吸困難,未幾更完全失聲了兩天。大半個七月都要戴口罩度過。

到了八月初,總算是好了,不過聲音一直未完全回復過來,有點沙啞,尤其笑時相當明顯,部分pitch好像不能自然地發出來,要特別用力,很難聽。

因見識過香港醫療界的卑鄙手段,加上這些年人口爆棚,越來越多古怪病毒入侵,醫療事故頻頻,我早已不相信這裡的醫生。本來感冒菌可以靠自身免疫力打敗,但是近來變種流感已經殺死近四百人,我懷疑……(下刪五百字陰謀論)。而這一病這麼久未能斷尾,或多或少令我困擾。

有同事建議我看中醫,我只是含糊答應。其實香港的中醫我也信不過,劣幣太多,我又沒有相熟可信賴的人選。年前媽媽曾因為感冒去看中醫,吃了藥之後一晚忽然劇烈心跳,急召救護車送院,差點一命嗚呼。後來醫生驗了血,血液裡含有過量治感冒的西藥,遂直斥她亂服成藥,媽媽當然叫屈,醫生卻不肯信。被冤枉也算了,事後我猜想那些中藥可能有西藥「加料」,那中醫在父母住所附近開業多年,媽媽曾看過他幾次,一向相安無事,大家無仇無怨,不會沒由來存心害一個老人家,怕是入了一批有問題的藥材吧?而媽媽出事前沒有吃過西藥,飲食俱是平日吃慣的飯菜,唯一可疑的就是那中藥。幸而吾母福大命大,我們亦無藥渣可去化驗,毫無證據之下只好不了了之。自此我們對中醫也有了戒心。

W知道了我的情況,建議我試服日本製造的漢方藥粉「龍角散」,清除積存已久、咳不出來的痰。這幾天似乎有點改善,能咳吐出一些似是痰的微黃的東西,嗓子比之前清了些。會繼續服食,希望有功效。

慧瑩說小病是福,身體需要鍛鍊,適應不斷更新進化的病毒細菌。可惜香港人做牛做馬,正所謂得閒死唔得閒病。我想,我寧願生活清淡點,也不要再過那每天十小時困在百毒匯聚的冷氣工作間的生活了。

19.8.17

歌神

整整一星期,都在聽張學友。

事緣上個週末和W去澳門看張學友"A Classic Tour"演唱會,那是辛苦托人拿到的票。不是不肯花錢,而是實在一票難求,香港站一開售即爆滿,瞓街都未必買得到。知道會有飛,開心了幾天。朋友的疼愛,絕對絕對窩心。

學友好歌太多,聽一場演唱會一定唔夠喉,幸好有Youtube。當然,現場的視聽享受無可比擬,所以演唱會還是非常值得去的。這次名為「經典」,主要以靚音樂饗歌迷;上次「1/2世紀」(原來已是2010年的了)則將歌曲串連成仿如Broadway Musical般的幾幕歌舞劇和其他主題。只要是學友的認真和高水準演出,就一樣有睇頭,一樣令人回味無窮。

美中不足的是頗多人全程舉手機攝錄,以及一些冇禮貌的中國觀眾行為討厭。這可跟學友無關。

學友憑天賦和機遇成就自己,家庭事業俱美滿,可見福澤深厚。祝福他一直唱下去,他的演唱會,希望我也能一直看到老……


《她來聽我的演唱會》
曲:黃明洲
詞:梁文福

她來聽我的演唱會
在十七歲的初戀 第一次約會
男孩為了她徹夜排隊
半年的積蓄 買了門票一對

我唱得她心醉 我唱得她心碎
三年的感情 一封信就要收回
她記得月台汽笛聲聲在催
播我的歌陪著人們流淚
Hey~陪人們流淚

她來聽我的演唱會
在二十五歲戀愛 是風光明媚
男朋友背著她送人玫瑰
她不聽電話 夜夜聽歌不睡

我唱得她心醉 我唱得她心碎
成年人分手後都像無所謂
和朋友一起買醉卡拉OK
唱我的歌陪著畫面流淚
Hey~陪著流眼淚

我唱得她心醉 我唱得她心碎
在三十三歲真愛那麼珍貴
年輕的女孩求她讓一讓位
讓男人決定跟誰遠走高飛
Hey~誰在遠走高飛

我唱得她心醉 我唱得她心碎
她努力不讓自己看來很累
歲月在聽我們唱無怨無悔
在掌聲裡唱到自己流淚
Hey~唱到自己流淚

她來聽我的演唱會
在四十歲後聽歌的女人很美
小孩在問她為什麼流淚
身邊的男人 早已漸漸入睡
她靜靜聽著 我們的演唱會

15.7.17

別了……

八年前曾經寫過這篇小文章:

《只羨鴛鴦》

那時你剛離去不久。

如今歐陽珮珊也辭別塵世,上天真的太殘忍。

祝福郭鋒安好。相愛的人,即使處於不同的空間,也永遠兩心如一。